发新话题
打印

关于民间个人公益助学的走向【原创】

关于民间个人公益助学的走向【原创】

     最近有许多关心我的人说: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放着那么好的工作不要,去做助学,做公益…….我不想对不理解的人解释什么,但是对于关心我的人,我得回应,因为我知道他们是真心的希望我好,希望我别被饿死;)
     真正做助学是从2004年开始的,那时我在资中县中国银行资中支行利民分理处当副主任。偶然的机会在网上认识苏州公益网的朋友,苏州公益网的第一批资助学生就是由我实地查访资中甘露长河沟小学的学生,接着资中县黑龙江小学、资中县银山小学、资中县二中、资中县一中都有我们资助的学生,最多人数达到一百多,后来爱国者同盟网专做高中助学(义务教育实施后,小学、初中的学生减轻不少负担)。那时我工资不高,然而我作为一个平台,帮助了那么多孩子,我真心的感到开心。那些素不相识的朋友们,我几乎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还有更多的只是网名:清算月亮、满江红、谎言、卢云飞、刀客1109、公益网悟于蓝、王棵、 hughcyli 被风支配的灵魂、 川东、 ypest 、清人(深海)zwzhao 、大刀 E365天地游人…….这些人有中国银行的、有企业老总、有国企领导、有普通工人、商人、人民教师…….因为有他们,我们资助的学生有好多考上大学走出山区的。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由普通的银行职员发展到中层干部,银行的竞争也容不得我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那些孩子,心里一直有些遗憾。
    去年三月,我辞去了中国银行资中利民支行的行长职务来到了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泸沽湖镇。我喜欢这里善良纯朴的人们、不被污染的空气。朋友们最关心我继续做助学的资金从何而来?这就是今天我想回应的问题:“公益的走向”。
    为什么会先回顾我的曾经?那时我也没有更多的资金,但我们也做了那么久的助学,帮助了那么多的人。去年我到泸沽湖后租了一个客栈经营,稳定之后,我再次到山区查访学生,这次的查访让我改变了以前只是为了在经济上帮助贫困的想法。泸沽湖是一个旅游景区,泸沽湖周围小范围内的居民已在近三年改变了生活,然而就在离泸沽湖几公里外的乡镇却显得那么落后。乡镇只有小学,孩子们上初中后就得到镇上上学,住在山区的孩子走路去乡上上小学远的要走三、四个小时(这是以他们的速度).镇上到乡上的汽车车费来回是三十元到六十元之间(不同乡镇).为着这点路费,很多孩子上完小学就辍学了,或是嫁人或是务农(小学毕业)。查访回来后,我到镇中学了解了情况,和大家一样,我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周末为什么不让孩子们住在学校?这个问题不用再回答吧,不是私人开的学校,他们的顾虑总是很多的。于是我决定为这些偏远山区的孩子提供周末寄宿,且不说孩子们为了路费,回家去挖药根,就是浪费在路上的时间也让他们没有过多的时间去看书、学习。收入有限,所以我试点进行了寄宿计划:只针对泸沽湖前所乡、桃子乡、匹夫三个地方的初三学生,因为他们面临中考,更多的孩子面临着辍学回家…….为什么说是试点,一是没有做过,二是资金有限,三是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关注他们,关键是我要先做起来。去年一年,我们为二十四名孩子提供了周末寄宿(二宿七餐),孩子们周五回来吃饭、洗衣服、洗澡、做作业、交流思想…….感谢我的朋友们---狮子会浙江姑苏服务队、浙江园林服务队,今年六月五日,他们从苏州来到泸沽湖,专为这些孩子们来的。短短的三天,却给孩子们带来了希望。我们一起去查访了寄宿孩子的家庭情况,了解孩子们马上中考后的打算去向,给他们在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一些启发。让他们好好读书上,对于他们考上高中、中专、技术学校后的学费,狮子会的朋友们会为他们想办法。
     这就是我这个平台所做的,虽然我的力量很有限,很有限,然而因为我做了,就会有人关注,在此要感谢的人很多:狮子会浙江姑苏服务队的全体、园林服务队的全体、泸沽湖学校的黄彬老师、支教美女老师冯蕊,最近关心关注的平川铁矿老盾(邓总)、假日酒店孤星星(陈总)、银行界的鼠天歌、马马乎乎、成都的芙蓉妹妹……一直支持着远在美国的仙人掌……
    感谢我的朋友们的关心话题:没有收益如何做公益?在此回复我的朋友们:一、我有收益啊,我在泸沽湖开了一个“陌夜天堂”客栈,虽然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足够我做这些事。公益助学不在于我们帮助多少人,最主要的是持续性,不理解的人会关注,当我们持续做着,他们就会相信了。因为有大家的帮助,我有信心持续做下去,因此,最近我打算转掉目前租来的这个客栈,与当地农户谈好长租农房重建客栈与学生宿舍、图书室、体育场,并更名“陌夜天堂公益周末客栈”。关心我的朋友们,请帮我多宣传吧,来泸沽湖的朋友多来我的客栈照顾我的生意,也就真的帮助了我,如果有心,你也可以就我们新修的学生宿舍等资助部分费用。二、关心我的朋友们,你们比我优秀,你们身边的朋友有经济实力的很多很多,可是他们都有做公益吗?所以做公益与经济实力有关系,但关系不大对吗?!我的朋友圈里,认识很久的或是才认识的,今天我向大家呼吁一人资助我十元钱,我估计绝大多数人会响应,那么我可能就会有一万、两万。但是如果我只向几个有钱的朋友借钱,也许我不一定能得到这个数字。公益就是如此,更多的是平民在做,因为平民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我特别赞同有钱人做公益,也想起一句话:“一升米得一恩人,一斗米换一仇人”,是的,试想一下,山区的孩子,没有学费上学了,他们就回家务农吧,可是你说资助他上学,于是给了他希望,他高兴去报名了,努力学习,但是你的资助只是一部分,于是他家里人为了这个希望,也借些钱,更努力的种地、养殖。资助一年后,你不管了,这孩子辍学回家务农吧,这时他会想他浪费的时间、家里借的债务、父母的劳累……所以公益不在于做多少,在于持续。三、关于公益,真的只是钱吗?我们走访了一家八个小孩子的家庭,其中有一个是收养叔叔家的孤儿,他们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小孩,因为思想愚味,超生一个,政府没收了他们家的猪,于是他们想: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也拿不走什么了,我就再生再生。他们的孩子今年中考,差几分考上高中,他们居然想的是用钱去买分数读高中,而不能接受去读技术学校。我们和他父亲交流告诉他,后面还有那么多的孩子需要上学,如果哥哥去读了技术学校就能就业,马上可以挣钱帮助弟弟妹妹,反之如果上高中考上大学,且不说他们家里一贫如洗的情况,就是现在的大学生就业或许更难,高不成低不就的比比皆是,何况他的成绩能不能考上大学还是未知数。通过反复的沟通,孩子和父亲接受了我们的建议。所以在我看来,公益不仅仅是在物质上给他们帮助,我们能把外面的思想、思路带给大山的孩子和家庭也是必要的。
    真心感谢我的朋友们,有你们的关注,我会开心的,关于公益,关于助学的话题很多很多,你们的支持是我继续的动力。

[ 本帖最后由 陌夜 于 2014-7-27 12:34 编辑 ]

TOP

初次来索玛花论坛,但这个名字已很熟悉,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所以把最近自己在微信中随手写的文字发在这里作为初访

TOP

摘取部分

【贫困学生走访进行时……】2014年7月5日 今天走访的第一家是位于长柏乡中梁子村的魏姓人家,家里一共8个孩子(其中一个是兄弟的孩子,因兄弟早逝成为孤儿领养在家),来到他家直接进入眼球的是门口凌乱的一张床,只有两个小孩在家,显然他们被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吓坏了!一个正光着身子在洗衣服(估计只有一套衣服没换洗的),看到我们忙拿床单遮着自己,经了解洗衣服的是老七魏清玉9岁今年刚上学前班,另外一个是弟弟魏清平今年5岁,其他的人都到地里干活去了。放眼望去,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处处充斥着贫穷和凌乱,人和牲畜共用着仅有的面积,由于孩子众多,到处都是简陋的床。也就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现状是怎么样的了! 听说家里来人,魏爸爸从地里回来,从魏爸爸那里了解到:他最大的两个孩子已经成家,现在在家的还有6个孩子,老三老四今年刚初三毕业,老五上初一,老六上小学五年级。我们和魏爸爸交谈了很多,在与魏爸爸交谈的过程中再一次刷新了我们对于贫穷的认识,也让我们去思考——做公益是仅仅在金钱上、物质上给予贫困家庭帮助?还是应该从最根本的思想中来纠正他们固有的落后想法,使他们能够更清晰的认识现在和未来?我认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是不是来的更实在些,也更能帮助他们尽快摆脱贫穷。 从魏家出来,简单的解决了午饭开始了我们接下来的走访(饭前去了在乡上租房照顾孩子读书的赵家),车子顺着刚挖好的土路一直开进大山深处,最后在一处滑坡下开始了我们的步行时间,走在山间的土路上我们无数次问:这些孩子是怎么走着上下学的?他们来回要走多久?途中遇到一个当地人,他说以我们现在的速度要到我们的下一站长柏乡扶马村还得一个多小时。就在我们走的筋疲力尽时终于看到了希望——学生来接我们了,当问到还有多远时,她安慰的告诉我们不远了——翻过前面这座山就到了!(天!要翻过这座山吗?是的!你确定是爬上去?有路吗?有,自己挖的!)我们手脚并用的开始爬山,除了用力的爬,再无其他的想法,就连一向爱花的蕊此时也无暇他顾!不知道爬了多久,就在即将崩溃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房子。山顶上的人家是一家四兄弟,共4户。也是我们要走访的沙阿启和沙小芳同学家,沙小芳不知道我们要来到山里挖草药去了,草药2元1斤,每周回家都要去挖,用来换取上下学的路费。两家家庭情况大致相同,有小孩四五个,也都在上学。养殖山羊和挖草药成为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从山上下来已经是下午五点过,途径黑地村去了李启现同学家。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走访告一段落,原定的计划中还有两位同学家没去,只有下学期开学再去了。

TOP

回复 3# 的帖子

您好  陌夜

TOP

TOP

发新话题